当前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人生皆苦,我所见的不过九牛一毛_情感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9-16 07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女生时常怀疑他不爱自己了,说如果他离开她她就去死。好在准岳父母还算通情达理,让他熬不住就离开。他没有走,一个人打几份工维持开销,午夜梦回时常觉得透不过气来。

新学伊始,班主任这个差事不出意外地又落到了我头上,九月,我正式成为班主任。开学之初,简单训练,讲纪律,抓卫生,树校风,我们就像陀螺,每天在学校里转。

接近尾声新来了一个学生,独自来学校报名,头顶一个大大的疤,问报名信息的时候他不清楚,打电话问家长,家长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吼,不准他读书,叫学校不要收他。经过跟学生沟通,揭开了这个学生的悲惨遭遇。

在校时他常独自一人坐在角落,我怜他孤独便叫他过来同我们宿舍一同玩耍,也算是有了几个朋友。大学生活平静无波,他也不常回家。

他摸着头说,“他使力打我”,说着便哭了起来,我心里一紧,眼泪差点流下来。学校打电话过去沟通,家长的意思是他不管,学校要收就由学校养,叫我们把学生从楼上推下去,什么赖话都说尽了,最后语气才缓和一点,说学生才做过开颅手术,不适合读书,同意给他办理缓学。我怀疑之所以要做开颅手术也是他打的。

说到这里,我又想起我一朋友,幼时父母离婚,他被判给了父亲,父亲再娶后有了新的儿子,他就感觉自己在这个家里是多余的犹如外人一般的存在,性格内向怯懦,说话小心翼翼,便把内心的愁苦都寄托在了文字上面。

就在我以为他们喜事将近之时,一切发生了变故。他女朋友的前男友因爱生恨,带了炸药去她家,炸死了她姐姐的孩子,他们俩重伤,女生毁容严重。他卖了婚房,耗尽所有积蓄救治女友,但毁容严重,所需费用还是一个庞大的数字。

毕业后还有些许联系,听说他自己办了个工作室,收入尚可,婚房已买,和女朋友已经定了婚,一切都步入正轨,我不由得羡慕起来。

有的学生能读却不读,有的学生读不了很想读,部分家长能配合支持学校工作,部分家长经常就回一句“我管不起”“我喊不动”“由他去”,有时冒火了我就会反问他们一句究竟谁是家长,是什么导致了“管不起”的出现?家长经常被孩子折磨得心力交瘁,究竟是谁的责任?

人生皆苦,我所见的不过九牛一毛。

家长会上,这个酒鬼爸爸露面了,一进来就说那么吵开什么家长会,吵吵嚷嚷地就走了。晚上,有三个人来给该生办理缓学,拿着一大堆医院开的证明,该生一边走一边讲述在家如何被毒打,他的爸爸并没有来。

单亲家庭数不胜数,留守儿童更是不计其数,许多学生都是跟老人生活在一起,疏于管教,我时常担忧这群孩子的未来,却深感力不从心。

该生的爸爸是个酒鬼,经常喝的酩酊大醉,喝醉就算了,他们姐弟俩经常遭到毒打,妈妈早就抛弃他们跑了,姐姐刚刚从我们学校毕业。该生讲述,在家给爸爸做好饭叫他吃,他不但不吃还给了他一顿毒打,该生无法忍受所以跑来学校,希望借读书逃离爸爸的魔掌。

至于他现在是什么情况,我一无所知,他几乎和我们所有人断了联系,独自沉默在黑暗里。